首页>疾病>肝病>肝病案例

健脾益肝治心悸

发布时间:2017-02-13来源:健客网

  按:该患者在半年求治中,不仅经过多个西医,也经过多个中医诊治,常规的疏肝理气,养血安神,滋阴安神,重镇安神等,屡用而不验。笔者以健脾抑肝为主治之获效,半年之疾获愈。

  陈某,男,49岁,1986年1月17日初诊。

  主诉:阵发性心慌半年。患者半年来常感心慌严重,阵发,每次持续几个小时,伴胸闷气短,呼吸困难,胸胁部阵发窜痛及针扎样跳痛,脘腹胀满痛,口苦,呃逆,纳呆,头晕,全身困乏,消瘦,烦躁不宁,坐立不安,失眠多梦等症。患者先后到几个大型综合医院治疗,但效果都不理想,遂来我院治疗。

  刻诊:患者病症同前,面色青暗,焦虑不安,苔白腻,脉沉细弦。

  病机与治则:肝郁脾虚,气血不足,神志不安;健脾抑肝,理气活血,养血安神。

  处方:党参30克,苍术12克,陈皮12克,茯苓12克,半夏6克,厚朴12克,槟榔4克,莪术12克,三棱12克,合欢皮30克,焦栀子12克,炒酸枣仁12克,石菖蒲12克。3剂,水煎服。早中晚各服1次。

  方解:该患者为肝气久郁,气机逆乱所致。肝气横逆脾胃,则脘腹胀满痛,呃逆,纳呆,头晕,全身困乏,消瘦等;脾为血精化生之源,血虚不能养心、精虚不能生髓,髓不能养脑,则心慌,焦虑,坐立不安,失眠多梦;肝气上逆于肺,肺气上逆则胸闷气短,呼吸困难;肝气循经逆行,气血不和,则胸胁部阵发窜痛及针扎样跳痛;肝气逆而化火,则口苦、烦躁不宁等。

  此病病程较长,治不宜速,宜缓而图之,以调理脾胃为重点,其作用有二:一为恢复脾胃纳运功能,化生血精以养心安神;二为健脾以抑肝,制约肝气之横逆。

  故以党参、苍术、陈皮、茯苓、半夏、厚朴、槟榔健脾益气,安胃降气,以复脾胃功能;辅以合欢皮、莪术、三棱、焦栀子疏肝理气,活血化郁,清肝降火;佐以炒酸枣仁、石菖蒲,养心安神宁志。上药合奏健脾抑肝,理气活血,养血安神之效。

  1月19日:服上药后,睡眠明显好转,晚上已能睡3~4小时,心慌减,呼吸困难及口苦显减,纳增,肠鸣矢气增多,脘腹胀满痛显减,患者对疗效满意,心情也好。苔白腻,脉沉细弦。效不更方,仍以上方主之。3剂,服法同前。

  1月21日:心慌已止,胃脘基本不痛,睡眠好,只是晚上入睡前有胸闷感,白天活动时腹部有气窜胀感,纳大增,8两/日,神志已安定,面已有光泽。苔白腻,脉沉细微弦。仍以上方5剂主之。日1剂,早晚服。

  1月27日:心慌未再犯,胃已不痛,面有光泽,睡眠好,精神好,两胁肋偶有胀痛感。苔白,脉细微弦。仍以上方加减主之,3剂。

  1月30日:诸症皆止,病已愈。再以健脾疏肝之剂3剂,以巩固疗效。

  按:该患者在半年求治中,不仅经过多个西医,也经过多个中医诊治,常规的疏肝理气,养血安神,滋阴安神,重镇安神等,屡用而不验。笔者以健脾抑肝为主治之获效,半年之疾获愈。

  中医理论为医者提供了广阔的治疗思路,具有立体性、动态性、层次性。故作为中医,只有熟练地运用中医基本理论,才能对不同的个体,采用不同思维方式,从不同角度开展治疗,以求最佳的治疗效果。对于以常规治疗而效果不佳者,必须认真分析病情,采用非常规思维另辟蹊径,抓住主要矛盾才能取得成功。

loading...
相关标签: 心悸 健脾益肝